• 将来

    Jun 6, 2012

    昨晚,和莹莹子、Y去21g小聚。

    Y问左我一个问题:你有想过去冰岛吗。

    我知道她的意思。回答:想。

    我不奢望幸福便是那一纸证书,但我想。这是我所憧憬的将来之一。

    听左成晚她们的故事,突然觉得,自己的剧情也未见得那么狗血。

    Y的释怀,莹莹子的幸福,其实都印证左,或许人们都是在经历过许多许多不如意之后,才配拥有当下的平静或幸福。

    有时候,难过的只是一个时间区。需要做的事情便是等待它过去。

    只是现在的我有点过于沉重,并不是人生中最好的状态,无论是感情、生活抑或家庭。正是这样的我,无比渴望但又惧怕拥抱将来。

    我的将来其实很简单,拥有更好的自己、更安定的生活,然后可以毫无保留、完全地给予。

    尽管内心时时有一种“想拥有,却怕得不到”的忧伤感,却依然想奋不顾身。我怕,连这个将来都不敢不能追求,也便失去了存在的一切意义。

  • Jan 20, 2011

        我一直在等这张请柬。终究没有等来。但心头大石竟是要掉下来了。

        不知道老天这一次是捉弄还是成全。以一个谁都意想不到的方式,还牵涉其中的人一个如释重负的喘息。

        我想象过自己接请柬时的样子。难堪?抑或失落?但如今也只能苦笑。不笑别人,也不自嘲,只是感慨大自然那双无形的推手。

        将近一年的时间,这个问题一直缠绕心头。如果有那么一天,你是否会亲自送到我手上。还想过,你真这么做,就彻底让心死掉。那时的我应该对你还抱有期望的吧。

        分开之后,其实一直在等。一直在等一个不想面对的结果。也知道,终有一日一定会等来。尽管你说过你并不想。我当时也存有希冀,期望你说过的能做得到。但最终也清醒过来。你不正是要昭告天下的这一天么。你的心跟你真正想要的往往就是那么矛盾,以致于根本不知道该相信你说的还是做的。

        如今已经再没有机会去检验我的意愿是否被看重,又或者,在你的心中,所有人的面子才是需要我去成全的。我也失去了一个倔强甚或一意孤行的机会。你应该知道,我说过的就一定会做到。

        有时候,我会想,到底是你不自由,还是我不自由。在你,有些事不想做却难以不做。而我,却仍然认为只要不想就肯定不去做。也许,无论我们怎么样坚持自己所想,都已经是不自由的。

        很想求一个明白,如何才叫放下。也想问一句为何,究竟放不下什么。

        如果说,放下一段感情,或者不再爱一个人,也许就能祝福。如若放下只能用是否祝福来衡量,我也许只能被定义为未放下。

        事实上,我能祝福你,祝福你的宝宝。唯独无法祝福这段关系。于我而言,要祝福一段我认为是背叛的关系(即使你一再坚持这并非背叛而是选择的问题),是无法做到的。

        你应该希望我放下,并且得到我的祝福的吧,但我没有办法违拗自己的心。

        纯粹的感情是可以祝福的,但有些感情再难纯粹。我也不为证明自己,不为他人的面子而去祝福。那不是我。也许你期望的也从来不是我。

        可能若干年后,我会为自己今日的执着感到遗憾。但有时候人们都需要经历一些曾经,比方幼稚。尽管我同样觉得自己对待这个问题确乎纯粹得幼稚,但这就是我的心。容量很小。小到容不下一点杂质。

  • Jan 11, 2011

        在这个飘着冷雨的清晨。目送一位老人离世。

        未及泪水溢出,早已说不出内心疼痛。始终弥漫着一片沉重的伤感。

        大悲大痛往往叫人发不出声。只在想念起的时候眼睛便会不知不觉盈满泪水。

        外公并非我的亲外公。外婆在我亲外公去世后改嫁给现在的外公。我没有见过亲外公,在我懂事以来,是现在的外公一手将我带大。

        养育恩情,从未敢忘。

        多年以后,依然会记得,孩提时代如何骑在这位老人的肩膀兴高采烈地上幼儿园,那段通往幼儿园的上坡楼级陡而且长。

        依然会记得和这位老人拍下我人生第一张彩色照片,那脸庞亲切祥和,洋溢着喜乐。

        依然会记得这位老人带我重游他的故乡玉林,怕生的我对他寸步不离,还童言无忌地说“这座城市好邋遢”。

        依然会记得这位老人哄我说“肥猪肉好甘”,叫我闭上眼睛一口吞下,看着我点酱油小嘴咽下一大块肉时得意地哈哈大笑。

        依然会记得这位老人最爱炒苦瓜给我吃,从此这道菜成了我的最爱。

        依然会记得这位老人以前有一栋大大的三层楼房子,每逢八月十五,我们都会去那栋房子的天台拜月光。

        感觉外公是活在民国时代的人。装整。希望活得体面。在外公的遗物里有一件看起来依然光鲜的小西装、一块银色的机械表。西装穿的次数应该不多,记得只在逢年过节时见他穿过。但可以想象得到,外公年轻的时候打扮起来一定是个帅气的男人。

       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,外公慢慢变成了一个穿着厚实朴素老旧大衣的小老头。要知道,他曾有过很体面的时候,那些日子,经常能看到很多朋友到家里吃喝。

        外公没有留下太多钱。那两张摆在破旧柜子上的“红牛”是假的。舅舅说,“前些日子,他被街口卖米婆骗走了两张真钱。”那个可恨的女人说外公手上的是假钱,于是把真的换走了。

        舅舅一边告诉我们这些事一边准备扔掉这些废纸。姨丈说:“别扔,就一起烧给他吧。这是公公被人骗的钱。”

        看着满屋子破烂的衣物,还有这两张假钱,突然觉得很心酸。外公的钱不多,总是不舍得花,攒下的也是假的。这个一辈子没得着中国最大社团什么益的老人,没能过上多少好日子。

        人人都说,日子总归一天天变好,但外公生命里的日子却一日不如一日。

      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外公的大屋变成了如今的逼仄小楼。我的大舅舅(外婆和亲外公的儿子)要和他分家。

      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外公的生活日益拮据。两个亲生儿子都没本事,大儿子不中用,小儿子只会说。两家为了照顾老人的事还吵了好几次。还有一个小女儿,在前两年病故先他一步离去。

        听到表弟上香时声音沙哑地对着外公念叨:“外公,跟你说一声,你的女儿已经走了,你不用牵挂,一路走好。”我的眼睛就开始红了。

        零上说,“外公像是睡着了一样安详,我不应该这么难过的,对吗?”我想,一个人能自然地没有疼痛地离开这个世界,也应该算是一种福气吧。

        我抿嘴点点头,只能发出“嗯”的一声。我怕眼泪会忍不住流出来。还记得迟来的零上跑到医院找不见人,哭着打电话问“你们在哪里”,生怕见不到外公最后一面。

        在那间堆满杂物、陈旧的屋子里,我端详了外公的脸很久。很容易悲从中来。穷人的死去总是留下太多凉冷的痕迹。

        我亲眼看着他的大儿子艰难地从一堆杂物中搬出一块木板,那是一道拆下的烂门,用来摆放外公的身体。那具身体不再温暖,冷得发硬。他粗心的儿子们甚至忘了给他穿上一双袜子,一对冻得发紫的脚裸露在外。

        殡仪馆的人来搬走外公时,叫我们回避转身,但我还是忍不住回头再望他一眼。我看着黑色胶袋缓缓合上,胶袋里面的他应该很冷吧。

        八十三岁。外公的生命很长,但苦日子太多。每次到家里给他钱,他总是感激到哽咽,念着我们家对他的好,但我总是愧疚。我一直记着他对我的好,还未偿还够已经再无机会。

        总归爱得太迟。爱得不够。唯愿外公一路走好。

  • 看戏

    Jan 3, 2011

        放假最后一日,打算在家把工作手尾做完。谁知一时兴起,偷空看了一部文艺片《东风破》。有官恩娜、周俊伟、泰迪罗宾、苗可秀、何韵诗。

        已经好久没看文艺片,好像是没有时间,又似乎是没有耐心。昨晚和傻嘉看《一路有你》时还笑说,看文艺片一定要到影院看,否则真是沉不下心思。突然间想考验一下自己,看看能不能静静地呆上那么一会儿,就一会儿。

        影片讲了四个人的因缘交错。一个滥用药物命不久矣的女孩、一个避世义庄、与棺材为伴的臭脾气老伯、一个几十年没出远门的旧金山女中医、一个讨厌家族生意的上环南北行药材铺太子爷,冥冥中因一些事联系在一起。

        简介可能会比电影本身更文艺一些。“世界转变很快,许多熟悉的东西,不知不觉间忽地消失。”“不相识的人走在一起,却为对方的生命带来不一样的风景。”

        在戏里,官恩娜好中意拿着相机到处拍。唔知艺青系迷都系咁样。笑。为了“想看看自己死后有没有人记得”,她从三藩市跑到香港,扮另一个女仔送信给太子爷周俊伟。周俊伟一直不愿意看,她就一直送。

        我原先唔明白点解。看了她和太子爷姑姑苗可秀的一段对话,好似有些了然。

        “佢唔理我,我就更加要佢记得我。”

        “你越想佢记得你,佢就越唔理你啊嘛。唔系要人记得你,系你要记得人。”

        官恩娜问泰迪罗宾:“如果想哄回一个人,你会做D咩。”

        “写首诗喽。”

        “写诗得唔得o架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唔信又问我。”

        “睇咗会笑咯喔。”

        “咁佢见到开心,梗笑o架。”

        于是,官恩娜拿着老伯教她写的诗去找周俊伟。总觉得,恋爱中嘅人都单纯得好可爱。

        周俊伟一直不顾姑姑反对要卖掉祖传的中药铺,其实是为了帮何韵诗一对母子。又是内疚,因连累了她老公的死而想要作出补偿。

        何韵诗说,“七年了,其实我可以唔记得,但你就系不停地提醒我,我真系好累了。我们其实过得OK的了,淘仔系可以从来无需要知道某咗爸爸系点样一回事,你点解要不断俾一些假希望佢。”

        最后,她说了一句很有分量的话:有阵时,对一D人最好嘅关心,可能就系离开佢。

        看完这出戏,我终于明白简介说的哪一句,太子爷因为三个女人找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        这出戏的结局系,太子爷在官恩娜躺在病床的时候去看她,读咗果首诗,并牵起了她的手。这对网上相识素未谋面却曾给予过鼓励的男女,终于走在了一起。

        义庄老伯准备离开时,终于和女中医相见。这对乱世分离的恋人,最终还是找回了彼此。

        记得在戏的中段,周俊伟有一句对白:“想重新拣过,系因为唔中意宜家嘅自己。唔中意宜家嘅自己,系因为以为身边嘅人比自己有更多嘅选择,怀疑自己唔够其他人好,怀疑自己拣错咗。但系某拣错过,拣o岩就变得某意义。”

        结尾时,苗可秀有一句回应的对白:“其实所有嘅野都系最好的,你某拣错。”

  • 感情事

    Dec 31, 2010

        昨晚,在东店吃饭。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朋友饭局,没成想,竟变成了略带公务性质的聚餐。

        说起最近很受热捧的楼盘华府,10万元的诚意金才能以5000元一个方的价钱买到一套房。虽然楼还没建成,却已吸引无数人蜂拥预订。X小姐也是其中一员。为这事她还和先生意见相左。140平米的房子,先生嫌太小了,想等以后有钱了再买大的。但X小姐觉得,往后的房价可能还会再升,到时再买自己就不一定付得起这笔钱。

        这么急着买房,X小姐还有一层考虑,她不愿意啃老。尽管家里有一套不错的房子给她一家子住,她却觉得自己40多岁的人了,有能力的时候还啃家里的很过意不去。“虽然弟弟妹妹没说什么,但是开着奥迪蹭家里的房子,怎么也说不过去。”

        现在很多年轻人买房子都依靠家里给首付,像X小姐靠自己能力买房,我觉得挺不容易的了。

        话题从买房延伸到“婚前保证书”。上海有一个家庭,父母捧300万买套房子给儿子和他女朋友婚后住。谁料女方竟说房子要写上她的名字,并且不让老人一起住,还叫嚣说,不签婚前保证书,这婚就不结了。两老被气得上电视论理去了。

        X小姐笑说,那女的长得也不漂亮,但男的就是嚷着“只喜欢她”。

        事情让人觉得无奈。这样的女人,男方竟还喜欢得死心塌地。不明白。

        也许正如H先生说的,喜欢一个人总有他的道理。或者并不一定与美貌有关。就像查尔斯和卡米拉。查尔斯身边不缺美貌年轻的女子,但能和他产生心灵沟通、能平等对话的只有卡米拉。尽管她长得并不很出色。

        X小姐说,身边也有一对这样的夫妻,一个帅气的处级干部,妻子是天生的演员美貌,但他却在外面找了个比妻子难看的女人到处带。妻子觉得生生受到羞辱,跟朋友说,“这不是扇了我一个耳光吗”。

        感情这事非常不可理喻。千奇百态。复杂。不能给一个对或错的简单是非判断。所以我对此常常失去判断。困顿。周折。

        又算了一次塔罗。这一年我第二次玩这牌。问一段关系的未来发展。每次问塔罗都只是感情事。笑。

        过去:情侣逆位。现在:魔术师逆位。将来:正义正位。貌似反映了当下的状态。尤其是将来那张牌,确实反映了我内心对于一些问题的看法。

        我喜欢一些关系的平等。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平衡并因此稳固。

        相信很多事情都是付出就会有回报。感情不谈等价,但却需要将心比心。

        对人对事无非都这样:你有心,别人亦会付出真心。你有情,别人岂会无情。

  • 手足之痛

    Dec 30, 2010

        28日晚11点多。零上打电话给我,哭着说她很难受。这一次的情感难题仿佛很严重。因为我已明显感到她的难过中带着浓重的绝望感。

        记得那一年她喜欢的人要结婚了,她痛苦地哭了好久,而我除了无声地陪伴,竟不知道怎样安慰。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情之为物究竟多伤人。而这一个晚上,我除了感同身受的难过之外,依然不知道要怎样安慰,尽管我已经尝过个中滋味。因为了解,所以愈加无奈。我并不想讲这是一个过程,也无法讲既然如此你就收回那些付出的爱。

        她说,为什么每一次都是这样,以为自己找到了但都不是那个人。

        未清楚对方的心意之前已经将自己的心交了出去。她说,这样的自己令她感到难堪。有时候,我觉得零上对待感情的态度很单纯。带着股执着的傻气。屡败屡试地相信爱情。

        我可以深深体会这样的打击对她来说具有何等的摧毁性。不仅仅因为屡受伤害的缘故,更重要是创业阶段的她面临许多问题独自承担得太久,心里那根弦已经绷得十分紧,在这个特别需要有人在身边陪伴、鼓励和扶持的时候,却遭受打击,还要苦苦支撑住,已经太难为她了。

        听她说出“总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”这句话的时候,心好痛。身为手足的我也无法让她依靠。我觉得自己很无用。

        记得有一次与她见面时,她似是玩笑般说,你很久没有关心我了。当时内心就闪过一丝内疚。这一年来,与零上见面的时候总不多,每次都是太匆匆。不是她忙就是我忙。而我也一直都错觉地以为她可以独自处理自己的事情,甚至强大到可以一个人承担起那些加诸身上的难题。在我心目中,零上一直都扮演着担起这头家、护着我这个小的的姐姐角色。但其实,零上也不过是个需要人陪伴和照顾的弱女子。如果有得选,她不用走这条路。 

        不知道说到什么,我说怎么你和我都同病相怜呢。她说,你才不是。你幸福着呢。我苦笑。

        什么是幸福呢。每个人都有她的定义。就像阿静认为的,高堂尚在、知己有几、爱存心间,人世间最幸福之事莫过于此。而我无法像她那样坚定地描绘出自己对于幸福的想象。我总是不断地从身边人的经验中修正自己对幸福的定义。我试图让自己不要过分贪图幸福。对我而言,身边的人拥有幸福我会更开心。

         零上说,等我安顿好你们,就自己一个人去海南南山当服务员。我问:因为靠近菩萨,只有在那里你才可以感觉宁静是么。她说,其实是不想面对。我说,双鱼才逃避,金牛不应是这样的。她无奈地说是的。   

        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,但却会因为害怕这些成为现实而在想起时反复落泪。零上和我很相似,对很多事情都是明白但未透彻。很希望她能走出这段迷障。

  • 2010 圣诞

    Dec 26, 2010

        随着这个寒冷的圣诞过去。新的一年很快就要到来。

        很多朋友的微博都在写着告别这一年的心情。心里不无感慨。原来很快又一年。

        这一个圣诞有些特别。吵闹的、宁静的氛围都能一并感受,很满足。

        平安夜,与工行联谊,一群人的狂欢。我和傻嘉、德米竟然是撑到最后的人。一起唱eason、祖儿、哥哥的歌。德米同傻嘉把声真系好得。光明正大地录了几首。

        其实我是个很喜欢热闹的人,因为人来疯的劣根性从小就根深蒂固。当然,也劲爱安静。所以,圣诞的夜晚,和傻嘉在2号店度过了一个仿佛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刻。两个人的孤单。也很唯美。笑。

        晚上,又和傻嘉谈了很久。有些涉及将来的问题都探讨到了。看法惊人的一致。其实傻嘉的想法和心意,我都明白。得她如此相待已很足够。有些事情倒反不想她去做。

        其实,深层次的陪伴并不一定需要时时围绕左右。有时候心与心之间的相连,会比一切外在的维系更难能可贵。傻嘉说,如果我们老了就一起去老人院好吗。嗯这个想法都不错。呵呵。但前提系,中国一定要认真发展养老事业,尤其是养老机构的建设和打造,太重要了。

        我还笑说,如果我是民政局局长就好了,一定花大力气,投入资金健全养老机构,那才是真正的为着人们将来的幸福做努力。

        很多人也许都会觉得晚景孤清是件很凄凉的事情。我一度也这样认为,甚至还时时为此纠结落泪。但今日的我又是另一番看法。

        有或没有孩子,人老去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。孩子无论再贴心也不具备照顾一个老人的技能。最终人们的归宿其实都是老人院的吧。如果不能安抚我们的内心,当人老去时又有何意思。

        于我而言,心无可依有时比身无可靠更可怜的吧。

        讨论起这些问题时,内心已经少了些许自怜。不知道是看透了还是看淡了。只是知道,该来的总是要来。所以,亦不感觉沉重。

        本想专门为2010写个告别文,但最终还是放弃了。那就姑且在此做个肤浅的总结。

        按照傻嘉的平衡理论:得一就失一。反之亦然。我想,这一年最大的得到,应该就是找到了心的依靠吧。而失去的是什么,很微妙,有些我并不喜欢的“我”仿佛已抽身离去。我觉得很好。因为我一直很想那些负面的“我”死去。在这一年的终结时,终于如愿以偿。

        这样的话,2011年的开启。我会幸福很多。

  • 我们的旅行

    Dec 16, 2010

        从厦门回来已有好一段日子。想起那些快乐时光,仿佛就如没有到来或过去一样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        这趟厦门之行酝酿已久。应该是七月或者八月,就很想到这座想生活的城市走走。一个人完成一段旅行。
        意外的是,出现了一个同行的伴侣。改变了我这段旅程的心情。
        有想过,一个人出行的路途,或许是安静而伤感,还带点自我的旅程。一直很想找个机会放下那些困扰内心的情绪。
        亦有想过,假如一个人旅行,回来后会改变什么。兴许会想通一些事情,可能内心会更多地保有一份清醒淡寂而必须的坚强,但却不会是如今仍然逗留心头久久不退的温暖。
        所以,有时候我会感激个天,感激一些缘分,感激所遇见的人。或许正是这些偶合的因缘,改变了我的旅程,亦改变着我的内心。
        我很环保,在厦门没有丢下情绪垃圾。相反,我将那些开心快乐留在了那里。
        那样很好。如果人生有些东西是必须留下的。那就留下那些可以温暖人心的快乐甚或感动吧。
        这可算是我为此行写下的开篇语。11月底12月初那九日短暂而温馨,带点胡搞蛮缠,并且有点迷糊但不失乐趣的时光,我会逐日记录。

  • 有些疼

    Dec 6, 2010

        我没有想过以这样的方式面对你已经有了孩子的事实。尽管我很早就已经听你说过你想要个兔宝宝。

        我也没有想过知道这个事实后的反应竟是心疼你大于难过自己。如果可以。那些怨恨我通通收回。我只想你和宝宝都平安。

        细关早上似有难言之隐地对我说,“有一件不好的事情,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。”

        这件事就是你住院了。还有一些不好的预兆。整个人当场呆了。

        我问:如果别人不说,你是否就不让我知道。你说,是的。

        去看你时有人在。我只能看着你。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 其实。假若没有人,我们会不会自如地说出内心的想法。也许不会。

      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都守着各自内心的秘密。有些话,有些事,已无法对彼此说。

        我们是说到什么开始流眼泪的。听你很轻松地说着那些医生的话,我就开始难过。你已得到自己想要的,为什么还会一波三折。很容易就悲从中来。

        我想我该放下一些东西了。看见你不自觉留下的眼泪,我会觉得,自己根本就是你不快乐的根源。

        从今往后,我只希望你和宝宝一切都好。

  • 那些日子

    Nov 24, 2010

        当感受过分强烈的时候,我开始害怕记忆消退。所以,很想为那些轨迹留下哪怕吉光片羽。

        当我想,究竟要怎样记录时,开始想起那些特殊的日子。

        六月底七月初。那时我还很down。还不知道有些感觉已在你心里萌芽。

        八月十日。看着宴席散去后伤感的你,突然间有一种怜惜的感觉涌上心头。原来你也如此感性。然后和你一起吃糖水。送你回家。

        八月十二日。《阿黛拉的非凡冒险》。你约我看我们的第一场电影。其实有些拘谨。想找机会也请你看一场电影。

        十月四日。我们的第二场电影。倾谈至夜深。我没有想过,内心还可以向一个当其时还不算亲密的人毫无保留地敞开。

        十月十七日。你送了我一份礼物。一份一下子进入我内心的礼物。不在于礼物的珍贵。而在于那份心意。其实我不知道那时开始,你已经想将我从情海里打捞出来。

        十月二十二日,你在网上订了蘑菇的巧克力送我。直到后来你才告诉我,因为早知道我喜欢吃朱古力所以买来送我,你说这就是你的小秘密。伏线怎么那么深。而我竟一点也没有察觉。

        十月二十二日,我们看第三场电影。很开心地笑。

        十月二十七日。打球。吃饭。手碰了一下。洗完头分道扬镳。不知道你当时其实想,如果我送你回去就牵我的手。

        十月二十八日。手终于牵到了一起。很熟悉的桥段,过马路时很自然就牵起了你的手。牵了。就不想再放。貌似有一个见证人。笑。那晚我们在青岛扎啤城喝酒。说着话,短信声响。过了很久才看,居然是坐在对面的你发来的。好像说:想就会有。一时不知怎么回应。笑。傻傻的你。

         十一月一日,你送了我一个自己很喜欢的珍藏版Miguel钥匙扣。你说这是奖励。那张用名片写的卡片我笑了很久,甜了很久。

        十一月十日。参加你的婚礼。看着穿婚纱的你,我就在想,看着你幸福便很足够。只想宠着你。

        十一月十一日。有朋友送你两盒香水,你说要和我分享。我挑了金色那瓶。你还送了我一盒眼霜。原来和家里用的面霜是一个牌子的。你说,总是很想送我东西,很想见到我。(后来才惊觉,原来那天是光棍节。记得阿布问我“这节怎么过”。当时想都没想就回说,我不过这节。因为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是一个人。)

        十一月十三日。你的生日。有些悸动在心头。很强烈。很给力。也很甜。(没有想过能和你一起迎接这一天的到来。你送一个朋友回家,电话说在我家附近,要不要出来。我当时想,果真是天赐良机。只是傻傻地想可以第一时间送出我那份心意。)

        十一月十五日。第四场电影。十指紧扣。看一场大家都可以估到结局的推理片。

        十一月二十一日。度过了彼此人生中的一个重要时刻。

        此后的日子。故事未完。